预告【be预警】

【代表】李世真把喉头的涩意压下。低声对着遥远的大洋彼岸的人开口。【喜欢你的,是我啊】

表白都是难以割舍的哀求一般。

卑躬屈膝到泥土里的喜欢。

可是,李世真就是这样一点一点熬过来的啊。

然后。

回到原地。

————分割线————

咳大家好。

这篇文的话应该是7月初吧。的样子开。

我也很绝望啊。

假初二马上就成假初三什么的。

文笔不好。ooc严重请还谅解。

圈地自萌

圈地自萌

圈地自萌



【男神x你】【女神x你】理想同桌

讲道理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千转流枫-日常沉迷戴肖无法自拔:

《理想同桌》

*各位看官爸爸好这里千转流枫

*如有撞梗我的锅,我先道歉

*纯属娱乐,与原著《全职高手》原文无关

*OOC OOC OOC


【男神x你】

 

韩文清

班主任把韩文清调到了你旁边。

一个上午,你都没敢和他说一句话。你不知道老师把他调到你旁边的用意是什么,但这个男生很可怕,真的。即使他并没有主动对你做什么,但你看着他桌面上堆砌的满满的钱包和饭卡,放弃了要搭讪的冲动。

午休铃响起,这时你终于朝旁边一瞥。

一摸书包——“擦······我饭卡呢······”你的额头上冷汗直冒,完了完了,没有饭卡这一周的饭都没有着落了······

“你是没有饭卡吗?”他转过头来,不怒自威。

“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带饭卡可是我有钱包可以抵押一下吗······”你大惊失色,连连鞠躬。

“给。”一张黑色的卡稳稳落到你面前,他的声音里听不出来太多情绪,“以后记得要带。”

 

 

叶修

“喂······不要抽烟啦······”你拿笔尖去戳戳身边男生的手臂。

“老师不在啊。”他满不在乎。

“冯主任在你背后······”你压低了声音,微咳一声。

“哦?”他悠悠掐灭了烟头,转身。

“哟,冯主任,别来无恙啊。”

你无语。这人总是这样,火烧眉毛了也不见他多着急。

“你你你······”冯宪君对叶修这张脸愣是生不起气来,便把怒火转移到你身上,“我把叶修调到你身边是让你对他产生一些好的影响,不是和他伙同着玩闹的!”

“我······”你委屈极了,一脸懵逼的看着冯宪君。

“我说冯主任,话不能这么说吧。”他老道的悠悠开口,“关她什么事儿。多好一姑娘啊,在您冯主任眼中就这样儿啊。”

冯主任老脸一白,怒视着叶修:“你这混小子·····你你你还有理了!”

他嗤笑一声,拉起你的手腕就跳出了窗外。

 

“能别抽烟吗?”你有些怯怯的问,“呛。”

“行,不抽了。”他摁灭了烟头,这一次很爽快。

 

 

周泽楷

今天又有人往你的储物柜里塞了一些不干不净的东西,你感到有些委屈,但却又无处发泄。而你旁边的这个人,便可以算是这些事情的间接主导者。

长得帅了不起吗!长得帅可以当饭吃吗!

事实证明,可以的。

大部分的雌性动物都有与旁边这个雄性生物坐在一起的欲望,而很巧的,你并不属于这些雌性生物中的一员,可却阴差阳错的坐在了这个雄性生物的旁边···这时遭殃的,便是你了。

“不要管他们。”他转过头来,看着你的眼睛,“不要。”

你火气直冒,被陷害的又不是他,现在装什么装!

“他们不好。与你,无关。”他坚定地摇摇头,“你好。”

“我······已经和老师商量要调座位了。”你低下头,咬住下唇。

“不要走。”他拉住你的袖口,俯视着你的头顶。

突然你感觉疲惫的心灵又注入了一股热热的力量。

 

 

【女神x你 or 你x女神】

苏沐橙

“诶,吃瓜子吗?”苏沐橙左手翻飞,嗑着瓜子,拿着笔的右手在纸上写啊画啊,手臂碰碰你的手肘,“瓜子哦。”

你推推眼镜,视线没有从试卷上移开,神情专注,似乎没有听见她对你说话。

“瓜子瓜子,要吗?”她撇撇嘴,不甘心的盯住你的脸又问了一遍。

这一次你顿住了笔,转头认真的看着她:“晚自习时间不能吃东西,嗑瓜子的声音也会影响他人学习。”

“唔······就一次嘛。”她嘴角耷拉了下来,垂头丧气的把下巴搁到桌面,犹豫地看了看剩下的大半包瓜子,然后乖乖的把瓜子放回了桌膛。也不知道是害怕触犯纪律会被扣操行分,还是······害怕影响到你。

 

 

楚云秀

“喂,今晚作业是什么?”楚云秀坐在靠墙的那一边,倚着墙壁,一副还没睡醒的慵懒样子,“喂,你怎么不理我?”

你悄悄地低头看了看腿上新摔的疤痕,没有说话。

“哇,你腿怎么了?!”眼尖的她没有放过你这个小动作,顺着你的目光看去,“那么大一疤,没事吧······”

“没事。”你不自然的垂下了眼睑,遮掩着那条有些可怕的伤痕。你不能让她知道······她那些像苍蝇一样的追求者找上了你的麻烦。

“啧。”她眉头一皱,挑起眼角,眉眼间尽是凌厉,“哪些人又找事啊。”

“不关你的事。”你扭头看着她,努力让自己的眼神更冷漠一些。

“喏。”她盯着你的脸看了许久,然后别别扭扭的从包里摸出来一瓶喷雾剂,“云南白药。”

 

戴妍琦

“来来来,看看我最新的本子!”一个小小的人影冲进教室,把一摞书“哗”一声搁在了讲台上,“不要挤不要挤,都有份都有份!”

你满脸黑线的站起身,“妍琦······下来!”

作为班长,你熟记了班规以及二十四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你清晰的记得,班规第十五条规定:不允许传播、传阅非正规书籍以及色情、暴力、与社会主流不符的报刊、杂志。但作为戴妍琦的同桌,你也不愿意把这些事情报告给老师。

“班长······”她眼泪汪汪的看着你,即使你知道她这是在飙演技,但你很快就在她的目光中屈服了。

“你得先下来啊······王老师还在隔壁办公室呢······”你无奈的帮她把一摞本子抱到她的座位底下,有了之前的经验,你没有敢去瞄那些书的封面。

 

 

 

 

 



她真好看

我要嫁给她prprpr

要死

我的五叔啊……

存个脑洞

大概就是:你喜欢的人离你远去,你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便注册了一个新的账号假扮你以前的恋人,你接受了这个你虚构的cp,并沉浸于你给自己编造的谎言中,日复一日,你渐渐把自己当成了两个人,一个是你的恋人,一个是你自己,你已经不喜欢以前的恋人了,而是喜欢自己【某种意义上】大概就是这样xddddd

scalpel(1)

沉迷法医无法自拔

辣鸡文笔好气哦

后面才是会真正写人物吧气



以上。感谢观赏




梦境。

情节。

这样的梦……很少的呢……

唔。

抬手揉揉眼睛,难得30min的时间是专门为了睡眠而花费的。

的确令人清醒不少。

那个梦。

蘸水笔轻轻巧巧在桌面上扣着。

“嗒”

“嗒”

预料之中的声音通过听觉神经传递到大脑与之共鸣,用手扶住头,游离着发呆。

最后一分钟。

假惺惺的生活,再次度过一日。

一步,

两步,

三步。

束缚自己的大门外包裹着另外一抹黑暗。

无神的眼睛亮了亮。

逃出去?

逃出去!

大脑皮层控制面部肌肉运动,声带振动,熟识的话语是一日一日的结果。

非条件反射?

可怜的医学名词。

不过么……

这些到底是给别人看的。

真正的做自己想做的东西并不是那么容易是很早就明白的道理。

不然就不会像只老鼠一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在这座监狱辨读一个个令人费解的文字了。

比起这些似乎更宁愿去想想解剖室里到底要不要将长发散下来。

那是更有趣的吧。

疲于应付而已。

想回去么?

耳边似是有人低语。

冷笑着紧了紧衣领,天气委实有些冷了。

回得去么?


就想开个车

这里依旧是魇罟

老子有新cp了铪

这文哪个cp都行反正都oo了

     一想到再不想办法哄这祖宗就真的下不了床

    怎么办哦老子内心全是波动

    虽然平时也没好到哪里去。

    一不做二不休干脆直接跨坐在祖宗腿上

    下身缓缓磨蹭修长的手指,满脸放荡

     

     二话不说直接进入开始享用美味

     “喂你。。。。好疼。。。。。好歹。。。哈。。。润滑。。哈。。。一下。。唔。。。”

      全然一改先前的祖宗样,双眼眯起一脸愉悦

      伸出埋于深处的两根手指张开晃晃再埋进去:“这不就是么。”

      “啊。。。。哈。。。哈。。。不要。。。”

       没有几次就要高潮的样子了嘛

       啊看来调教得不错

       “站起来”

       干脆停下来这么命令。

       等那人强忍着欲望努力支撑着站起来再继续

        ummm味道不错


鬼知道我写的什么(无题)

或许是能看的

     指尖微停,万物皆静。叹气,抚琴弦微凉。望着青天,睹这乱世。生离死别,于眼,不过是烟云。

      只身坐在这破败旧院,品当年清茗,忆旧时往事,时间与我无关,阖眼,睁开只安静眺望远处云雾缭绕。偶有风起,吹起三千银丝,扬起素衣白裳,又圈起落花,径自离去。

     修长手指于琴间自如流转,桑树苍苍,琴声悠扬。

     仍记得那双珀色的,满含笑意的眸,干净纯粹,长发肆意地披散着,眉宇之间英气十足。只一眼,便万年。

笔锋微顿,晕出一片沉寂的黑。眼神微暗,再好的东西,再精致的画工,却勾勒不出你的温润,只沉默看火光将你容颜渐渐湮没,再湮尽时间。

年华灿若夏花,然来也匆而去也匆,什么都寻不见的。犹自苦笑,千年百年,容颜如初见,回忆的当年却不复,悲欢离合,只余我一人,孑然一身。

      挥别的时光被碾入尘世,烛焰跳动出一抹昏黄,泪珠无奈与笔墨齐下。虚妄也好,惆怅也罢,更不论无端梦境还是难解的惆怅,只是迷离,更何来诀别。你用轮回换与我枕边月圆花好。

      多年?何来多年?

      细雨相送,恍惚间,却又一人徘徊不前,繁华尘埃,统统落定。来生更不知是何时,眷恋已散,执念已放。

      心死,何相依。

听锦鲤抄有感

能看的话。。。

谢谢欣赏

来自感觉cp要甩了自己心里十分不爽的魇罟(er)


园田罢了笔。

她想把南的故事完完整整地写下来,其实南也这么说过。

于是就写了。

园田从来就是说到做到,更别说是对于南。

可惜南再也看不见了,园田有些自嘲,她起身摘下眼镜,揉揉疲乏的双眼。巨大的落地窗辉映着午夜十二点的东京,宛如一个梦。

园田双眼闪烁着,如一把利剑,她似乎想要在这梦中寻找些什么,又似乎在迷茫。

五年前的南一定会在这时安慰自己吧,她这样想。

“umi酱,今天也要好好努力啊!”

“umi酱,今天…又被?”

“umi酱,小鸟会一直陪着你的…”

你说了,却没做到。

园田闭上眼睛,脑海之中是不断回放着的娇小的南不知哪来的气力将园田一把推出,却被强大的冲击力撞上护栏,那是园田无法接受的事实,南死前仍为着园田的安慰而惊恐着的脸,成为了园田此生最大的梦魇。

It just yesterday once more

南为园田编织而成的美梦,在梦的尽头却是南自己——对于园田永远的噩梦。

“我愿沉浸于你的世界不曾醒来。”

园田将酒灌入自己喉中

那酒绿莹莹的,微黄的灯光下显得煞是好看。

这里魇罟,就当我是萌拉好了。

想要写出最真实的她们,但怕是现在做不到啊。

以上,谢谢欣赏。